返回首页

姨妈

2020-06-09 09:44 编辑:小美

姨妈(图1)

前几天,天气转凉了,母亲又收到姨妈从外地给她寄来新衣服。母亲收到包裹后,欣喜之余又不知所措,打电话询问我有什么好主意,来表达一下对姨谢意。我也一时无语凝噎,暖洋洋的感动作鼻尖的阵阵酸楚。对母亲的追问无言以对,只是随意说道,等姨妈回来了,杀只鸡好好款待姨妈一番吧!

姨妈和母亲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同姓而已。也许五百年前是一家吧。母亲刚嫁过来时,发现父亲是全村的独姓,连爷爷都是因为入赘早已改成奶奶家的姓了。母亲从父亲木纳的性格中体会到浓烈的孤单、和事事小心谨慎的由来。这种感受,因外婆的地主出身,母亲在文革中的所受遭遇而与父亲感同身受,两个孤独的灵魂迫切需要一个温暖的依靠。

姨妈是当时村里的能人,种田养猪整菜园,都是一把好手,做事有魄力,为人热心肠。姨父是村里稀缺的知识分子,在外边教书,满脑子大学问,对人和气又有威望。姨妈在家里也深得妇女们的爱戴和信任。母亲更是把姨妈当做知心人,有什么主意,都要请姨妈参详定夺,十分依恋姨妈,后脆拜作干姐姐。遇到什么困难,就心安理得的去麻烦姨妈,请她帮忙排忧解难。

八十年代初, 农村开始施行土地承包。不甘落后于人的父母起早贪黑,精心侍候着几亩薄田,希望能从其中收获点微薄的希望。刚开始蹒跚学步的弟弟和三四岁的我便开始了到处蹭饭蹭伴的成长历程。一到忙月,母亲就一早把我们扔在姨妈家,几个表姐会带我们哥俩玩,等到夜幕降临,父母才急匆匆地到姨妈家,接我们回家。姨妈把已经换洗干净,喂得油足饭饱,在姨妈床上呼呼大睡的弟弟抱到父亲手上,父亲只会一个劲地弯着腰道谢:沾恁们地光哒!沾恁们地光哒!深一脚浅一脚的牵着我的手,摸黑回家去。

姨娘家就在隔壁,有时表姐姐把我们哥俩牵到外婆家,外婆会把藏在柜底里的芝麻糖,玉兰片,米子糖拿点出来,让我们大伙解解馋。以至于少不更事的我们,在阴雨天总是缠着母亲,要她带我们到外婆家去串门,心里惦记着外婆家那大柜底里的小秘密。

姨妈非常干练。是我们那里第一批离开农村、到城市里去职业经商的那一拨人。那时姨父刚转到镇中学教书,姨妈就果敢的在镇上租房开店。一人照顾一家子生活,还隔三差五地夜晚去武汉汉正街进货,连夜回来第二天开店营业。姨妈生意的得心应手以后,再三劝导父母也到街上去开个小店,答应手把手地教会父母,并保证不管怎样都要比在地里刨食划算。眼浅胆小的父亲因为书读的不多,加上成长的经历上坎坷人生路,以及根植于血液里的狂风吹不倒犁尾巴的信条,始终迈不开那一步,以至于到今天都窝在农村。姨妈把家里的大舅,小舅,小姨成功的带到镇上,都置业安家了。留下父母偶尔在家里望而兴叹!

父母为了增加收入,在邻县一个国营农场租了几亩地种棉花。因为离家有四十几里路程,去那里干活就要天不亮就骑车出发。寒来暑往中,在路途上的姨妈家就是父母的驿站,半路遇到风雨,总会到姨妈家歇歇脚。姨妈总是一边数落着父母不爱惜身体,一边给他们端来热水热汤。春耕夏种时,父母手头拮据,想到借钱的地方,总会第一个从姨妈那里挪到生产费用,开口三五百,带回千儿八百,还嗔怪父亲面皮薄,不肯向姨妈露实情,要是肥料没买够下足,耽搁农作物生产季节,可是误了大事。

闲月时,姨妈会在镇上跟父亲找些能挣钱的零工,父亲会在结算到工钱后,才舍得割回斤把肥肉,一家人美美的饱餐一顿。母亲会在饭后长舒一声,这都是沾姨妈地光哦!在我们哥俩幼小的心头上,就留下对姨妈美好的向往,感觉一提到姨妈,我们的生活就会滋润起来。

姨妈心善又心细。每回捎礼物给我们,总是借不同邻居之手。一次分几个包裹,送给几户亲友,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农村人脆弱的自尊!生怕我们误把她好心的眷顾伤及到农村人难堪的遐想中。我读三年级的时候,姨妈又让隔壁邻居一次捎带回一大包礼物。我和邻居家的孩子放学后,被邻居伯妈唤住,我们一起欣喜的打开包裹,邻居家孩子得到地是一包山楂果单皮,一包五香花生仁,一个五彩文具盒。他得意的摆弄着文具盒上彩色变色板,里面是孙悟空和猪八戒的动画图片,迎着不同的光线变幻不同的图像。我很是羡慕,小小的不甘地虚荣心作祟,我便当场打开了我的那份包裹。

映入眼帘的是两双鞋,两双棉袜。大的那双鞋是彩色鞋面,鞋底带钉的花鞋。小的那双,是两头翘起,柔软又有弹性的怪鞋。在我们学校,我只看见过六一儿童节,从大城市沙市转学回来学生穿过一次那样的怪鞋,同学们好奇的打听才知道那叫球鞋。对于我们一直穿千层底布鞋的孩子来说,穿上解放鞋都是一种高档享受了,更何况那双带钉的花鞋,在电视里都没见过。邻居孩子目不转睛的打量着两双鞋,捧在手里闻了又闻,阵阵橡胶的香味沁入心肺。我得意的从他手上拿回鞋子,简单的包好,兴匆匆跑回家,满心欢喜的等待父母从田间回来后好好炫耀一番。

母亲回家后,看到我们哥俩喜不自禁的玩弄这么精美的鞋,幸福的脸上隐约有一丝愁绪,一遍一遍念叨这姨菩萨心肠,思索着用什么东西回赠姨妈,来报答姨盛情。母亲嘱咐我们好好收着,等过年时再穿。我和弟弟各自分好鞋袜,小心翼翼的包在鞋盒里,再套上一层塑料布,布好伪装,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每天出房门要回头望一眼,进房间抬头看一遍。心里默默地计算过年的日子。

姨妈姨父一直教导我们要好好读书,总是拿父母地辛苦来启导我们。教育我们哥俩要横向比较,不要纵向比较。我们不解,姨夫就解释道:横向比较就是和同龄人较高低,向优秀的人看齐,比全班,全校,一比较不足就出现了,这样才促使自己积极向上;纵向比较就是和父辈比,和长辈比,一比较自己的成绩就出来了,就容易自满,不思进取,可不知父辈的生活环境与我们当下不可同日而语,那样人就容易落后。姨父的敦敦教诲,至今还深深镌刻在我们心头,一直鞭策着我们力争向上!

弟弟大学专科升本科时,要交一大笔费用,父亲有点犹豫,那可是家里几年的收入!父亲看着早早辍学打工已快到成家的年龄的我,不忍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弟弟身上。我读书少,在外漂泊的艰难深深感悟到文化的重要,极力反对父亲的短见,父亲还是沉默不语。姨妈得知后,把父母请到家里去,里里外外的反复比较,上上下下的说教,几万块钱以后有机会挣回来,机会错过了,一辈子都悔不回来的。姨妈主动掏出三千块钱,对父亲说要是你心疼钱,就不要你还了,如果娃儿有出息了,再让他来报答我这个姨妈就行了。

弟弟顺利的读完大学,如愿的小有出息了,现在已到遥远的南方安居乐业。姨妈已在姨父退休后,举家搬迁到荆州去颐养天年。我们已长大,却停不下奔波的脚步,没能抽空去看望一回对我们殷勤备至的姨妈。偶尔路过荆州时,姨妈朋友圈的图像,却在祖国多娇上流连作画,在美丽的夕阳辉映下,姨妈笑面如花的脸上更是容光焕发。

姨妈老了,却还当我们没长大,还在源源不断的输灌着对我们的关爱和牵挂。 时不时地回来看望我们,父母央求她带些土特产回去,她总嫌重嫌麻烦,实在推脱不过,拎上的包裹都会‘无意’遗忘在另外的亲友家里。还反倒是打电话来陪不是,说记性不好,易忘事,总是得罪人的好意!

姨妈对我们无限怜惜的小礼物,零食,鞋袜,衣物,一直储存在我们成长的记忆里,一直穿戴在我们的心灵上,一直在温暖着我们,到现在我还回味这的感觉,沐浴着幸福的感动。感谢我的好姨父好姨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姨妈

阿是字典中,拼音a是第一个,所以阿姨一词就出来了。阿姨,简称姨,现在泛指如扫地阿姨、做饭阿姨,而通常意思是亲属关系称谓,指母亲的姊姊或妹妹。有些地方姨妈专指母亲的姊姊,母亲的妹妹则称阿姨、姨娘或姨姨。古称从母。不过,“姨”有时是指姨子(大姨子、小姨子);妻子的姐姐称为大姨,妻子的妹妹又称为小姨、姨仔。在香港、澳门如果称呼女性做阿姨可能会引起对方不悦,香港、澳门习惯称呼女性为小姐、男性为先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