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

2020-08-08 16:25 编辑:小美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1)

那些经年的木槿,就像一场里的对白。问过,谢了。再说花开。

走在被日光肆意追逐的树影之下,关于流逝的声音,宛如辽远的梵音,让人矫情地感觉到失落、迷茫。

往事,像一棵树的种子,竟然能在人的记忆之地生根发芽,一直长到枝桠满树,弥散花香。

那些花树,惊鸿一瞥的呈现,将一片花香随风飘散,醉倒了路人。可是,终究是路人而已,背影戚戚然。远走后,竟连蛩音都了无痕迹。

我知道,我注定等不到花开。

我只能拾得一片叶子,仅仅就一片叶子而已。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2)

后来,我渐渐地才知道,就是那一片落下的叶子,就是那样的一种惆怅,我足足等了一季的时间。

这一季,还未曾来到,下一季,却走入了灵魂。

我只能强迫自己慢慢学会对往事缄默不语。尽管我的心窗一直都渴望向阳。可我知道,周遭的黑,注定要陪伴我一切的付出,继续向前。

或许,这样就够了。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3)

春夏之交的时侯,往往会看到太多过于灿烂的事情,比如花开,比如云散。

当很多种情绪,同时充满了整个心房,那种被热烈填充过的繁华,似乎接近爆裂。清冷、决然自然都不是我想要的。一路走下去,这一季的繁华,才是欲望之瞳里最美的华章。

云淡风轻,莺飞草长。每个人,每颗心都希望长成这个样子。在风里追逐着,多好。

我轻轻地告诉自己,就像无病呻吟一样。朝着这个方向再努力一些吧,前方,就在前方。

一季过后,当初说好一起努力的人,已经不再同行,没有道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我,就这样茫然地走着。走过了一处素淡,走过了一处荒凉,走着走着,就走完了这段静谧的年华。

这一路,无人问津,这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季走完,又是哪里?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4)

又是盛夏了。

烈日炎炎的日子,说来就来,匆忙得就像一场梦。当等待熬过去,又将是翠微的秋容—多么残忍的时光。

淮河岸边,飘散着这一场迷离的花香,心弦浮动,却听不到梵音点点。

沧桑的痕迹,藤蔓的绿颜,还有那些好看的笑脸。这一切,不过是一些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深深宁静。

这个宁静的夏天,注定看不到有人撑着油纸伞,轻轻划过对岸。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5)

现实就是这般,它把美好的事物逐个串起来,又逐个打碎了给人看。

而我,除了笑那双抡起的手,又能怎样?

望淮亭下,湿湿的路径两旁,初开的木槿,一如江南的烟火,绽放着这一季最美的希望。

因为它的花语,温柔的坚持我揣测这是属于我的花。尽管,如此的品性,一生与我无缘。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6)

木槿开罢,至少我还能折一段枝桠,珍藏成为一种最美的忧伤,用以迎接下一季的绽放。

我不知道,是不是天长地久的坚持,是不是一生一世的温柔,都因为一种矜持,统统都输给了时间。

我不是最有把握的赢家,我只能在一旁,望而生畏地幻想着秋实殷殷的童话。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7)

一季木槿,就这样绽放成了夏天。

我希望自己能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不回望,不离散。就在某一个岔口,至少还能选择相同的方向。

或许,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我宁愿相信这一次的判断。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8)

曾经的时光,曾经的过往,或许都太过温柔。一朵花开的时间,便倾尽了美好,也疼痛了一生。

这一次,不管天涯有多远,不管花开多短暂,我只想舍弃一些,再抓住一些。守着旧约,回头走下去。

清浅木槿,这一季的繁华(图9)

即便刹那芳华,瞬间凋零,我只想与过往道一次别。转身向前。

六月,七月,夏雨阵阵。

这一帘阑珊心事,连同盛夏日光,落了满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木槿

木槿(学名:HibiscussyriacusLinn.):落叶灌木,高3-4米,小枝密被黄色星状绒毛。叶菱形至三角状卵形,长3-10厘米,宽2-4厘米,具深浅不同的3裂或不裂,先端钝,基部楔形,边缘具不整齐齿缺,下面沿叶脉微被毛或近无毛。花单生于枝端叶腋间,花萼钟形,长14-20毫米,密被星状短绒毛,裂片5,三角形;花朵色彩有纯白、淡粉红、淡紫、紫红等,花形呈钟状,有单瓣、复瓣、重瓣几种。外面疏被纤毛和星状长柔毛。蒴果卵圆形,直径约12毫米,密被黄色星状绒毛;种子肾形,背部被黄白色长柔毛。花期7-10月。木槿是一种在庭园很常见的灌木花种,中国中部各省原产,各地均有栽培。在园林中可做花篱式绿篱,孤植和丛植均可。木槿种子入药,称“朝天子”。木槿是韩国和马来西亚的国花。(概述图片参考资料来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