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啊,也谈安南的见闻,中篇小说连载四

2020-07-09 22:27 编辑:小美

啊,也谈安南的见闻,中篇小说连载四(图1)

大家都跳起来,拿起墙角的竹槌、木棒,冲了出去。只见围墙露了个大缺口,被偷走好多檀木,金华他们都追了出去,大家有的带着刀,有的带着梭镖。金武拿着手枪,走在最前面,还有十多条步枪。大家举着火把,嚷着喊着。前边看见隐隐约约的人影,金武瞄准一个人,开了一枪,那人倒下。那些人见势不妙,放下车子,扶着伤者跑了。金武见一车檀木没丢失,就没有再追,大家拉着檀木回厂。

偷檀木的是天阳山土匪,他们捎来信说,那个人被金武他们打死了,必须把一万大洋放在山里的大橡树下,否则,还有事儿。爷爷不去理它,认为厂里人多,闲时又都练武,又有枪,怕什么?爷爷对乡亲都很好,乡亲们都来投奔他。厂里的工人都是乡亲,乡亲们有困难爷爷都尽力帮助。爷爷性格豪爽,但太张扬,他脖子上戴着很粗的金项链,听说有一斤重,穿的是丝绸绫缎,坐的是竹轿,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

爷爷,原来也是穷人,家里只有半间老屋,奶奶也是常年在村里的富人家当佣人。她的力气大,到山地里挖番薯,畚箕里的番薯砌得象小山一样,挑起担子走起路来一阵风。奶奶在富家还发生一桩风流韵事。家里的大男人都在,那时家里穷苦。奶奶在大富人家里做佣人。富人娶了许多老婆,还有一个是女人,人喊嫂”富人生了三十个儿子,有一个少爷生了痨病,在当时是绝症,是传染病。人们见他如见鬼,老婆孩子也躲着他。全家一百多人都怕极了,叫奶奶护理他。奶奶不怕,她说:怕什么,最大的事只不过一个死!”

富家有一大座大洋楼,占地几十亩,周围是一人多高的围墙,南面是大铁门,前面花园不仅种有各种各样美丽的花,还种有许多芒果,杨桃,荔枝等果树。后面后花园,种有芭蕉,翠竹,各种奇花异草,还有荷池,各种亭台楼阁,还有曲径长廊。少爷住在后花园以前园丁阿歪住的几间小屋,阿歪搬到前边花园的小屋住。少爷在后花园自己住一间,奶奶住一间,少爷和奶奶的小屋中间隔着厨房。奶奶用心做饭,熬药,少爷家里的人怕传染,都没有来看他。

一天夜里,奶奶正睡着,少爷来敲门,奶奶来开门,奶奶点亮煤油灯,端一只木椅,叫少爷坐。少爷谈国外留学经历,谈国外的奇闻轶事,谈家里的烦恼事,谈家人的无情无义,谈生病的孤独寂寞。奶奶谈少爷家里的日常琐事,谈自己的孩子,孙子,也谈的见闻。东拉西扯,谈得投机。爷爷和两个儿子都在,自己一个女人家撑起一个家,奶奶觉得辛苦劳累。少爷也觉得被家里人抛弃,觉得孤单寂寞。他久不和老婆沾身,见到奶奶象见到大美女一样,其实奶奶一点也没有姿色,有点丑,只不过身材高大,干体力活象男子汉。两人日久生情,偷偷相爱,两块旱地,象干柴烈火,便熊熊燃烧起来。他俩虽然做事非常小心,都是下半夜少爷偷偷到奶奶的房间,但却被住在前花园,半夜起来廵夜的阿歪发现,阿歪天生头有点歪,不知道的以为他横着头要和人干架。他便多次半夜起来,站在树后观察。少爷进奶奶的房后,他便走近奶奶的小屋,奶奶和少爷的谈话,奶奶和少爷的偷情,他都一清二楚。

荷池旁边种有很多红兰,是种来观赏的,奶奶认识很多青草,有的青草药效灵验,效果好,奶奶经常用青草给邻居治病。

啊,也谈安南的见闻,中篇小说连载四(图2)

少爷有时咳嗽,奶奶便用红兰煮水给少爷喝,奶奶拔了几株红兰,阿歪便走近来说:少爷的病好了吗?”奶奶说:好一些了。”阿歪说:阿嫂,昨夜天气太闷热,我睡不着,在前园和后园走走,你也睡不着吧?我巡夜,看见你的屋子还亮着灯呢。”我半夜被蚊咬醒,起来赶蚊,捉蚊。”阿歪阴阳怪气地说:这只蚊很大只吧?大蚊的毒刺很厉害的,它不仅咬老人孩子,最喜欢咬的是女人,女人的肉嫩,你可要注意啊,被毒针刺着,身体中毒那可就有好戏看了。”奶奶觉得不妙,赶紧走开。夜里,少爷又过来,奶奶对少爷说:不要过来,我们都是有仔有弟的人,阿歪已经发现我们的事情,传出去,我怎么活?”少爷说:不要怕,我会处理好的。”少爷来到阿歪的屋里,说:歪叔,你昨夜来到后花园?”阿歪说:我每夜前园后园巡视,少爷,你身体较虚弱,要注意身体。”少爷拿出两块银元,对阿歪说:我在后园,后园你就不用巡视。你家里困难,孩子小,仅靠你一人养家糊口,真是太辛苦了。”阿歪站起来 ,弯了弯腰,低头做揖说:谢谢少爷!”少爷说:你看见什么,都不要向别人说,记住,口要密,一定不要向别人乱说,会有好处的。”阿歪说:少爷,我没有看见什么,我夜里只是巡视,这是我的。”少爷说:这就对了,你什么都没看见。”

奶奶在富家给主人煲汤的时候,有几次头茬汤水被她偷喝,因而身体壮实。少爷精力耗在奶奶身上,快活了一年多,身体便垮了。少爷对奶奶说:我怕不行了,这一年多来多亏你陪了我,不然,我比一条狗还不如。”奶奶说:少爷,你不要乱说,你一定会好的!”

阿歪偷偷向少奶奶报告,少奶奶压住心头的怒火,知道少爷的病体无人敢近前。等那少爷一死,奶奶便被赶了出来,并叫几个下人找上门,打砸奶奶家,那煮饭的大鼎被扛到大埕,全村的人都来看热闹,家丁说:金家的臭妇人,勾引我家少爷,是她害死了我家少爷!少奶奶叫我砸她家的鼎,砸她衰!说着把大鼎砸在大埕上,砸个希巴烂。奶奶在村里的名声从此便不好,人们都说她败坏风俗,作恶,将来会累及子孙。

那个时候,爷爷和两个儿子在做苦力,没有多少钱寄回家,奶奶在家苦干苦做,艰难度日。爷爷从回来,听说了奶奶做的好事,肺都气炸了。他把奶奶吊在屋梁上毒打。奶奶说:你打吧!打死我更好,不用再在这人世间受苦!你们男人过番,在外找女人快活,我们女人在家受苦受累守活寡,我们也是人,我们也有七情六欲呀!”这句话对爷爷刺激很大。这老货,就是这点不好,把我这男人的尊严都丢尽了!她进了这个家门,里里外外,苦吃苦做。女人守活寡也是很难受的,就象我们男人,没有女人,生活一点滋味也没有,还是原谅她吧?别一棍子把人家打死,千错万错怨自己无能,为了生活去过番,把人家晾在家里受苦!还是原谅她吧!大丈夫能屈能伸,量大福大。他这口气还是吞不下,断喝一声:你今后若再这样,我把你斩成两段!”爷爷蹲在地上,闷着气吸烟。金兴老叔赶紧叫了几个人,把奶奶从屋梁放下来。怕她寻短见,叫几个女人安抚她。

不久,爷爷他们在开了柴厂,不几年便发了。

爷爷叫金兴带三千大洋回家乡建屋。按原计划,是要建潮州有名的四点金,但自己的屋地不够建还要向两个邻居买地,这样才够建四点金。本来价钱谈成了,后来,邻居听说爷爷很有钱,就变掛了,要提高价格,金兴老叔是个倔犟性格,便和人家吵起来,甚至打起架来。后来金兴便在自己的地建起屋来,却不成格局。地理先生看了摇了摇头,就走了。他暗地里对人说:金家要败了!这座屋没有厝局,叫臭虫绕,金家要败了。

金华的爹金正和细叔金茂在河内卖家具,金正到赌城赌钱还没有回来。金茂自己打开铺门,叫帮工的李嫂擦家俱。突然,十多人窜了进来,对李嫂说:老板在哪里?”金茂正在铺上品茶。那帮人拥了上来,把他毒打了一顿,家俱被砸个希烂,那卖家俱的钱,也被掠夺一空。要走之前,戴黑眼镜的小头目恶狠狠说:沙老爷说,把一万银元送到天阳山大橡树下,否则,有你们好看的!”爷爷四处筹钱,叫金武等二十多人把一万银元送到天阳山大橡树下的沙郎手里。爷爷把金茂接到厂里,请了一个老中医诊脉,吃了很多中药,病情才有所好转。

半年后,金正到外面赌钱赌输很多,心情郁闷,喝了很多酒,因为醉醺醺,被汽车撞倒在路旁。有几个人要去救他,他咕噜咕噜说了几句潮州话,人一看是唐山人便走了,金正挣扎着站起来,趔趔趄趄的,栽到山下。金武他们找到金正,他只剩下一口气。金武他们把他扶到医院,才救活过来。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奶奶

奶奶狭义上是父亲的母亲及姐妹,广义上是年龄较大或辈份较长(至少两辈)的女性。

少爷

少爷是现代词,是一个专有名词,佣人、仆人、奴隶对主人的子嗣的称呼。对于主人朋友的子嗣称呼应该加上姓或名。少爷这个词在古时确实是身世显赫的家族中掌家的儿子的称呼。家中的仆人多称呼老板儿子为少爷。现代KTV包房的服务员,统称少爷。

延伸 · 推荐

啊,大伯的柴厂的生意却越来越好,中篇小说连载二

金华和金文、金全举着火把厂前厂后四处寻找,都不见四花的影子,到河边,在芦苇丛中寻找,也没有,难道她跑到山上?金华和金全,四花—,四花—”大声地呼喊着,都没有回音,金文性格内向,说话口吃,他只四,四-”...

相关推荐